在-40℃最北铁路线上如何调车

在-40℃最北铁路线上如何调车
国庆长假完毕了,臧立冬也总算能缓一缓了。作为我国最北客运火车站漠河站内的调车员,这个长假过得非常繁忙:十一期间煤炭运送量大,调车作业也忙。家在吉林的臧立冬没办法回家,繁忙的作业完毕之后,他特意洗洁净脸,和爸爸妈妈通了视频:“我在这儿全部都好,空气好,吃得好,请爸妈定心。” 我国最北客运站漠河站素有“神州北极”的美誉,是我国气温最低区域之一。冬天激烈的冷空气自西向东推动,降水骤降,反常冰冷,酷寒期长,年平均气温在-3.8℃,最低气温-52.3℃,昼夜温差大,有“一日四季”之说。 漠河站有5条专用线,主要以煤炭运送为主。进入冬天,跟着大众取暖用煤需求量的增大,漠河站的货运运送日趋繁忙,编组线到达满线,对每编组一列车的时刻比平常都要多出2至3倍。气候冰冷、作业量增大,都给调车作业增加了强度和难度。 关于2019从吉林铁道作业技术学校毕业分配到漠河站的臧立冬来讲,一年的调车作业,最难熬、最难忍受的不是调车作业的脏、累、险,而是冬天里的冰冷。刚进入10月,臧立冬就穿上了棉袄、棉裤,准备好对讲机和东西,大步走向站内的调车场,气温已挨近零度,虽然穿得很厚,臧立冬仍觉得有一丝寒意。进入12月份,气温白日一般在零下36—38℃,晚上通常是-40℃,那股冷能冻到骨头里。“从没有想到漠河能这么冷,冬天穿得再厚,也如同和光膀子相同,就像掉进了冰箱里。”臧立冬说。从吉林长春来到漠河,感觉除了冷,仍是冷。 本年疫情期间,漠河站煤炭运送上量。夜班作业量多时,常常要从晚上18时接班,一向干到次日清晨三四点钟。去煤炭专用线送车时,走行近3公里的间隔,来回往复就需求2个多小时。专用线内有大坡道,机车牵引速度怠慢,延伸走行时刻,在北风凛冽的夜里,臧立冬站在机车前,迎着刺骨的北风,眺望领车人员的作业方位,并随时留意信号显现,嘴里呼出的哈气一会就冻在睫毛上凝结成白霜,一瞬间就将眼睛封住。 通往专用线的是个无人看守道口,也是煤炭运送车必经之地。每次取送车辆时,都要泊车上下,进行线路的查看,对钢轨轮缘槽内煤炭运送车滚落的煤炭进行整理。冬天时,细微煤渣、煤炭有时会冻贴在钢轨边上,要细心铲除,避免煤炭包裹钢轨在列车通过期形成脱线。 一个班一天一夜24小时的作业,臧立冬回到作业室内吃饭、歇息、换鞋逗留的时刻加起来都不超越5小时。他需求在运转的列车中进行眺望、摘钩、承认、联挂,上百次扒车跳车、钻进钻出、折腰站起,手指口述、呼喊应对、互保联保,都要准确无误、规范到位,不能有一丝的松懈,一丝的放松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